当前位置:
首页>法学园地>业务研讨>正文
被告人李某波、李某军、李某旺、翁某芳等四人盗掘古墓葬罪一案
作者:陈立新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22日 11:29

【案件基本信息】

(一)判决书字号:广西壮族自治区柳江县人民法院(2015江刑初字第262号;

(二)案由:盗掘古墓葬罪

(三)诉讼双方:

公诉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柳江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李某波。

辩护人杨东戈。

被告人李某军。

辩护人莫羡锋。

被告人李某旺。

辩护人潘东。

被告人翁某芳。

辩护人李文俊。

【基本案情】

20149月,被告人李某波与张建贵、钱文川等人(均在逃)合谋“挖宝”。并由李某波联系被告人李某军找人施工。李某军便联系被告人李某旺、翁某芳及同案人王某初(在逃)携带麻绳、塑料桶、锄头、铁铲、一字批等工具,2014917日驾车到鹿寨县鹿寨镇汇合。2014918日晚、19日晚,被告人及同案人两次驾车到柳江县白沙乡新安村小田头屯至崖尾屯之间村民黄日和的龙眼林内,由李某军、李某旺、翁某芳、王某初使用锄头、铲子等工具,对遗存于该处的一古墓葬进行盗挖。挖得古瓦罐碎片十片。

201491922时许,民警在案发现场将正在盗挖古墓葬的李某军、翁某芳、李某旺当场抓获。同年929日,民警在阳朔县阳朔镇将李某波抓获。

经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认定:被盗的墓葬为汉代墓葬。

【案件焦点】

本案中被盗掘的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古墓葬还是盗掘一般的古墓葬,直接影响到对被告人的定罪量刑。

【法院裁判要旨】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江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波、李某军、李某旺、翁某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掘具有一定历史、科学研究价值的汉代古墓葬,其行为侵犯了国家文物的管理制度和国家对古墓葬的所有权,已构成盗掘古墓葬罪。根据本案盗掘古墓的地点及盗掘结果,当属情节较轻,应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罪名成立。四被告人归案后均能如实供述罪行,可从轻处罚。辩护人杨东戈波提出本案应适用情节较轻处罚,李某波没有前科、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且当庭认罪,建议从轻处罚的意见属实,予以采信;但其提出被告人所挖掘的不是完整的墓葬的意见,与查实的事实不符;其提出李某波属从犯、有立功表现的意见,经查,在共同犯罪中,李某波起组织、联络作用,其他三被告人则在具体行为中起作用,四被告人行为作用相当,且尚有同案人未归案,故不宜区分主从犯;李某波归案后虽然提供了同案人的信息,但未能查证属实,不具备立功的前提条件。至于辩护人莫羡锋、潘东、李文俊提出指控被告人犯盗掘古墓葬罪中有关鉴定、认定等证据不足的意见,经审理认为,案发时公安机关及时对现场进行了勘查,案发现场已固定,且从现场扣押了盗掘出来的陶器碎片,经鉴定,应属汉代唇口网纹陶罐;之后柳州市文物局对现场作抢救性考古发掘,不仅发掘出土琉璃、玛瑙、水晶、绿松石等饰品,同时也明确了墓葬本身的结构、材料、形制、规格、葬制等多种特定年代的标识。最后区文化厅委派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组成专家组汇同相关人员实地勘查,结合盗掘出的陶器残件,以及柳州市文物局专业人员清理被盗墓葬的出土文物和发掘资料进行鉴定,认为被盗的墓葬为汉代墓葬。以上认定首先从出土的陶罐碎片来看,鉴定为汉代文物,再从抢救性考古发掘情况来看,考古人员在发掘过程中在清理表土后至封土,再至墓边,发现墓葬内有墓壁、墓道、墓底,再结合鉴定扣押陶罐碎片、发掘出土的42件饰品,明确了墓葬本身的结构、材料、形制、规格、葬制等多种特定年代的标识。故从出土文物、墓葬本身规格标识两方面认定本案被盗掘地点为汉代古墓葬,客观真实,应予以确认。

广西壮族自治区柳江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波犯盗掘古墓葬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二、被告人李某军犯盗掘古墓葬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三、被告人李某旺犯盗掘古墓葬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四、被告人翁某芳犯盗掘古墓葬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三千元。

五、作案工具:麻绳一根、塑料桶一个、锄头三把、铁铲二把、一字批二把,没收销毁。

【法官后语】

2014918晚、19日晚,四被告人及其同伙两次驾车到柳江县白沙乡新安村小田头屯至崖尾屯之间村民黄日和的龙眼林内,对遗存于该处的一处墓葬进行盗挖。挖得古瓦罐碎片十片。同年11月1日至16日柳州市文物局柳江县白沙乡新安汉墓群抢救性考古发掘,共发掘出土挂饰两件(残)小件42件。包括圆形粉红色玛瑙、白色圆柱状水晶、黑色饼状璃缀、绿松石等。以上事实诉辩双方均不持异议,但争议的焦点在于:1、被盗掘的墓葬是否为古墓葬;2、如构成犯罪,处罚的幅度如何掌握。

本案中首先要解决的是犯罪对象问题,即被盗掘的墓葬是否为古墓葬。判别的关键点在于出土物品及墓葬本身的结构、材料、形制、规格、葬制等多种特定年代的标识。

就本案来看,盗掘出来的陶器碎片,经鉴定,应属汉代唇口网纹陶罐;之后柳州市文物局对现场作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出土琉璃、玛瑙、水晶、绿松石等饰品,均具文物特性。再从抢救性考古发掘情况来看,考古人员在发掘过程中在清理表土后至封土,再至墓边,发现墓葬内有墓壁、墓道、墓底,明确了墓葬本身的结构、材料、形制、规格、葬制等多种特定年代的标识。充分证明该墓葬为古墓葬。

其次是本案应如何处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盗掘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盗掘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集团的首要分子; ()多次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的;()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并盗窃珍贵文物或者造成珍贵文物严重破坏的。”以上量刑有三种幅度,究竟适用哪个幅度亦是本案的重点,就本案而言,四被告人虽然采用挖掘方法形成盗洞,但没有造成古墓葬本身结构的毁损、破坏,且从盗掘所得的碎片系陶罐在墓葬中已受到外部压力,自然损毁,只为文物参考品。根据罪刑相适应的原则,以情节较轻作出以上判决。

 

第1页  

上一条:意思自治原则应贯穿商事案件审理全过程 下一条:柳江县政府在县法院召开“裁执分离”协调会

www.635-288.com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站推荐您使用IE 7及以上浏览器